当前位置:人人彩票 > 新闻资讯 >
新疆青河千人送别政法委书记:做了许多实事,巡边踏查时殉职

50岁的王红星最终没能抵达中蒙46号界标。8月9日,这名上任仅9个多月的政法委书记在巡边踏查过程中突然昏厥,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王红星殉职前曾是新疆阿勒泰地区青河县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。青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军利称,该县境内边境线长250多公里,共立有百余个界标,“王书记除了那一处界碑未去过,其余的全都亲自检查过。他曾说这次一定要登上去看看才能放心,却在途中发生了意外,医生说是劳累过度造成的。”

青河县政法委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事发前几个月,王红星每天都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,“办公室离家就几分钟车程,但他很少回家,几乎是住在单位的。”

王红星去世后,妻子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一些纸条,上面写着工作要点和入党誓词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王红星去世后,他的妻子李晓清在整理遗物时,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几张纸条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些工作要点及要求,其中一张纸条上还写着入党誓词。

8月11日,王红星的追悼会在青河县体育馆举行,一千余人在这天赶往现场为他送别,这其中很多都是曾受到他帮助的少数民族群众。青河县阿克加尔村的金格斯·沃尔肯拜曾在这天赶了60多公里路,前往县城为王红星送别,他说,“王书记是我的亲人,我得送送他。”

王红星追悼会上,千余人赶来为他送别。青河县政法委供图

边境踏查途中猝死,事发前曾感心脏不适

8月9日上午12时许,在青河县境内某边境警务站前与巡边员们的一张合影,记录了王红星生命的最后时刻。十几分钟后,他在另一个警务站检查马厩建设情况时,倒在了大门外,最终没能抢救回来。

“没有任何征兆,就是一个转身的工夫,他就倒下了。”青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军利在事发当天与王红星同行。他回忆称,8月9日是整个巡边踏查行程的最后一天,此前的两天半时间里,他们一行人连续奔波了620公里,“主要是查看边境警务站的建设是否达标,包括基础设施和饮水供给。”

陈军利说,事发时,他与王红星等一众人刚刚从边境警务站出来,在确认供水情况正常之后,王红星与护边员聊了几句家常,随后转身走向马厩,“我当时背对着他,突然听到一声闷响,转过身时他就已经倒了,地上有一摊血。”

王红星很快被送到了青河县人民医院,但最终抢救无效死亡。医院经诊断认为,他是因疲劳过度导致心源性猝死。陈军利想起,8月6日晚,王红星曾对他说自己心脏有些不适,“我劝他先回去看病,但他坚持要在整个巡边踏查行程结束后再去,否则他不放心。”

中蒙46号界标海拔约3000米,道路崎岖,车马都无法抵达,需要徒步前往,这是王红星生前唯一没有检查过的一个界标。陈军利说,这部分行程原本被定在8月9日下午,但王红星最终没能完成心愿,“那天中午,在进入警务站前,我曾看到他朝自己胸口猛砸了几下,我问他情况,但他摆摆手说没事。进入警务站没多久,他就出事了。”

一名护边员告诉澎湃新闻,王红星生前最关心的就是护边员的饮水问题,“有一个月,他一连来检查过三次,发现我们这里没法洗澡,连喝水都是个问题,就要求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。他说,只有解决了生活上的困难,护边员才能安得下心,守得住边。”

青河县塔克什肯镇党委书记薛义瑞说,因为边境警务站大多比较偏远,之前护边员饮水靠皮卡车运送,3天一趟,因道路崎岖,十分颠簸,等水运到的时候,基本上就只剩下半桶了,饮水条件十分困难。”

薛义瑞说,王红星曾要求必须尽快解决边境警务站饮水问题。今年8月初,各警务站的水井陆续建成投用,“王书记此次巡边踏查,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检查各警务室供水情况。现在,护边员能喝上干净的水了,但王书记却累死了。”

追悼会当日,千余人前往现场为王红星送别。青河县政法委供图

连续加班有家难回,与少数民族群众同吃同住

王红星的离世在很多人看来是“毫无征兆”的,但司机毛永彬知道,早在事发前一个多月,王红星的身体就已经出现了问题,“医生曾建议他好好检查一下心脏,但他因为工作繁忙一直拖着没去。”

毛永彬说,王红星自从去年12月当上政法委书记后,就每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,半个多月才回一趟家,“他家离单位其实只有几分钟的车程,女儿也才两岁,他有时实在想女儿了,就让我把他送去保姆家里,看一眼,说几句话,又急匆匆赶回来。”

王红星的一名同事说,王红星经常说的四个字就是“抓紧时间”,他几乎用工作填满了自己全部的生活,“他熟悉青河县境内的每一块界碑的坐标,每一个通关隘口的位置,每一座边境执勤点的方位,甚至很多护边员的名字他都能叫得上来。但他接手这部分工作仅有九个多月,这些情况都是他从自己的时间里‘抢’出来的。”

王红星在青河县工作的7年里,从副县长到组织部长再到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,曾为青河县做了许多实事。青河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建中说,王红星在担任组织部长的4年时间里,主管的村级阵地项目和乡村周转房项目,投资达上亿元,从没有出过纰漏,“他制定的《青河县村级组织集体经济发展六种模式》沿用至今,使各个乡村集体经济有了大幅提高。”

2016年10月,新疆开展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,助力扶贫攻坚,全区110多万名干部职工与160多万户各族群众“结对认亲”,帮助他们脱贫致富,青河县也将这一年定为脱贫攻坚年。当地一名乡镇干部回忆称,从那时开始,他时常会在村民家里看到王红星,“一来就是好几天,就住在村民家里,到了后来,很多哈萨克族村民不懂汉语,但却会说‘王书记’。”

金格斯·沃尔肯拜曾是王红星的联系户,他告诉澎湃新闻,王红星与他们家结对时,他家的房子刚刚盖好,王红星亲自带人到家里来帮他装修房子。2017年,金格斯的二女儿考上大学,但因为经济困难,一家人打算让女儿放弃学业,“王书记知道后给我做工作,并出了全部学费,他说不管多困难,一定要让孩子上学。”

金格斯说,为了让他家彻底脱贫,王红星送给他一头牛和二十只羊,并带来技术人员教他学会了电焊,“现在我家已经有10头牛50只羊了,收入翻了4倍多。”

那吾尔孜别克家生活条件得到改善,他们想起王红星满脸悲痛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在青河县的各个乡镇中,受到王红星帮扶而致富的村民还有很多,阿热勒镇乔夏村的那吾尔孜别克·胡斯曼江说,短短半年时间,他家已盖起了新房子,他与妻儿也学会了种菜,“哈萨克族人以放牧为生,不会种菜,但王书记说,节支就是增收,他帮我理清了思路,教我发展‘庭院经济’,与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,一起种菜。”

那吾尔孜别克在王红星帮助下一家人都学会了种菜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独自养儿十年,送其入伍要让边防事业后继有人

在那吾尔孜别克的心里,王红星是他的好领导,好儿子,是他们家的一分子。金格斯在多年与王红星的相处中,也把他当作了亲人。王红星去世后,8月11日一大早,他坐着班车赶了60多公里路,来到县城参加了王红星的追悼会,他说:“王书记是我的亲人,我得送送他。”

在王红星多年的扶贫工作中,他与少数民族同胞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许多群众将他视作亲人,但在他的心里,始终觉得亏欠了自己的家人。他的妻子李晓清说,王红星大约半个多月才能回一次家,“我理解他,也崇拜他,但偶尔也会有些埋怨,尤其是孩子生病的时候,我一个人照顾她,会觉得特别无助。”

李晓清说,她的女儿刚刚两岁,由于王红星长期不在家中,女儿对他也有许多抱怨,有时候甚至不肯让爸爸抱,“他一直说,等他退休以后有了空闲,他来负责照顾女儿,还要亲自教她写毛笔字。”

李晓清与女儿最终没能等到王红星闲下来,8月9日的意外发生后,女儿甚至没能见他最后一面。李晓清说,她这段时间一直在犹豫要怎么告诉女儿她父亲已经去世了,“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‘死’是什么意思,但她似乎已经有所感觉,经常会对着爸爸的遗像说话。”

李晓清与王红星在2014年经朋友介绍相识后结了婚,但自从结婚后,王红星就越来越忙,她说:“他虽然总是不在家,但我知道他心里装着我们,每个重要的日子他总记得清清楚楚,并会提前准备礼物,我始终认为他是个浪漫的人,他对家庭有很强的责任心,只是抽不开身。”

王红星的妻子李晓清忆起丈夫时眼里噙着泪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王红星的家庭责任感,在儿子王毅哲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。王红星的第一任妻子在2004年因癌症去世前,已不能说话,她最后留给王红星一张字条上,只写了一句“把儿子照顾好”。王毅哲说,母亲去世时,他刚上初中,此后的十年间,父亲一直没有再婚,独自将他抚养成人,“他那时候还不太忙,母亲去世后,家里的一切习惯都保持原样,包括洗衣做饭都是他一个人担起来,他说他不能让我的生活因为失去母亲有任何变化。”

在王毅哲的记忆中,对于父亲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做的米粉,“那时候,我喜欢吃什么他就去学,亲自做给我吃。有段时间我喜欢上米粉,他就去外面一家餐馆跟大厨学,到后来,他基本能保证我一个星期每顿饭不重样。”

王毅哲说,在母亲去世后,曾有许多人劝父亲再婚,但都被他推掉了,“他是担心我,一直到十年后我大学快毕业时,他跟我商量之后才娶了现在的阿姨。”

现在,王毅哲已经是边防大队的一名武警官兵,他说自己的志向原本是做一名警察,但在父亲的建议下,最终选择了应征入伍,“他说要让祖国的边防事业后继有人,他虽然为了这项事业奉献了生命,但我将带着父亲的遗愿继续坚持。”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人人彩票专做彩票的娱乐平台 琼ICP备32165498号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