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人人彩票 > 新闻资讯 >
纽约时报:特朗普违法逃税接收父亲遗产 白宫否认

(原标题:纽约时报揭特朗普老底 违法逃税接收父亲遗产 白宫否认)

周二,《纽约时报》使用7个版面的篇幅公布了一项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调查。调查显示,特朗普和其家族在20世纪90年代接收他父亲巨额财富时,使用了欺诈手段,大量逃税。

《纽约时报》写道,

“长期以来,总统一直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,但《纽约时报》的调查发现,他从父亲的地产帝国那里获得了至少4.13亿美元的现金,其中大部分通过20世纪90年代的逃税手段得来。”

该报道引用“大量机密纳税申报单和财务记录”称,特朗普和他的兄弟姐妹成立了一家“空壳”公司,以掩盖从他们父母那里获得的数亿美元应税收入。据报道,特朗普总统还曾帮助他的父亲承担了数百万美元的不当税收减免,并帮助制定低估他父母房产的策略,用来逃税。

报道称,特朗普的父母向子女转移了近10亿美元的资产。根据美国法律,这需要缴纳约5.5亿美元的赠予和遗产税,但特朗普只缴纳了5200万美元税款。

但这篇文章也指出,根据税务专家的说法,特朗普不太可能面临与这些行为相关的刑事指控,因为这些行为大部分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,已经过了诉讼时效。

在2016年总统竞选过程中,特朗普一直拒绝公布其所得税申报表,打破了过去几十年来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做法。《纽约时报》指出,其调查结果再次引发了人们关于该问题的疑虑。

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,纽约州税务部门表示正在对《纽约时报》关于特朗普的欺诈指控的报道进行审查。

纽约州税务和财政局一位发言人表示,“税务局正评估《纽约时报》文章中的指控,并积极寻求一切适当的调查途径。”

对于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,白宫通过其发言人桑德斯(Sarah Sanders)作出了回应。桑德斯称,

“弗雷德·特朗普去世将近二十年了,如今看到《纽约时报》对特朗普家族的这种误导性攻击令人遗憾。”

“几十年前,美国国家税务局审查并认可了这些交易。”

“《纽约时报》和其他媒体机构在美国人当中的信誉处于历史最低水平,因为他们24小时不断的攻击总统及其家人,而不是报道新闻。”

“事实上,目前市场处于历史最高点,失业率达到50年来的最低水平,家庭和企业的税收减少,工资上涨,农民和工人通过更好的贸易协定获益,美国的军队也比任何时候都强大,但是在有着大量成功报道纪录的《纽约时报》上,很少能找到任何有关总统的积极信息。”

“或许《纽约时报》将再次道歉,就像他们当初那样尴尬地搞错了2016年大选之后,不得不发布道歉那样。”

在给《纽约时报》的一份声明中,特朗普总统的律师Charles Harder否认了这些指控,称逃税的指控“百分之百错误”,并补充特朗普“几乎没有参与”他家庭使用税收的策略,而是将这些事务委托他人。Harder还暗示,该报可能会面临诽谤诉讼。

特朗普总统的兄弟Robert Trump代表特朗普家族发表声明表示,所有的适当的赠予税和遗产税都是在其父母去世之后支付的。他父亲的遗产账户在2001年由美国国税局IRS关闭,母亲的遗产账号于2004年关闭。

以下是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的十一项要点:

1)税务专家认为,唐纳德·特朗普的各种税收操作已经超出了一般的钻法律空子的范畴,涉嫌欺诈

2)唐纳德·特朗普从蹒跚学步时就开始从其父亲的地产帝国中获取财富

《纽约时报》报道显示, 特朗普人生的每个阶段,他的个人财务状况都与其父亲的财富息息相关。3岁时,特朗普就已经每年从父亲那里获得20万美元收入,8岁便成为百万富翁,在四五十岁期间,他每年入账500万美元。

3)唐纳德·特朗普曾多次公开表示,他只从父亲那里得到过一笔价值100万美元的“小额贷款”,但那笔贷款实际上至少是6070万美元(现在的1.4亿美元),而且其中大部分没有偿还

4)弗雷德·特朗普为他的儿子织了一个安全网,并多次出手相救

在1980年末,唐纳德·特朗普的多项投资开始逐一破产--特朗普班车、广场酒店、大西洋赌城,但其家庭公司也大大增加了对他的资助。1989年到1992年间,弗雷德·特朗普创建的四个实体公司,向他的儿子支付了相当于现在的830万美元的费用,也为唐纳德·特朗普申请紧急信贷提供抵押品。

5)唐纳德·特朗普将欠其父亲的1100万美元的贷款债务通过法律上可疑的手段转变为税收减免

1987年12月,弗雷德·特朗普出资1550万美元购买其儿子拥有的特朗普大厦7.5%的股权,四年之后,又转手仅以1万美金的价格回售给其儿子。 税务专家认为,他们利用这笔交易逃避了大约800万美元的赠予税和500万美元的所得税,也可能违反了一项联邦税法,即禁止家庭成员之间在出售或交换财产中扣除损失。

6)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是父子俩联手打造的神话

《纽约时报》纪录了弗雷德·特朗普50年来创造的为其儿子提供财富的295个不同收入来源,但却和儿子同谋,共同对外塑造了特朗普是靠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翁的神话。

7)唐纳德·特朗普曾试图改动病中父亲的遗嘱,引发了一场家族的算计

因为担心由于弗雷德·特朗普死去后,其遗产继承人可能需要缴纳55%的遗产税,唐纳德·特朗普在其家族中扮演了核心的角色,为该家族制定了一项逃避税收的计划。根据《纽约时报》,其中很多做法,在某些情况下,似乎是带有欺诈性的。

8)唐纳德·特朗普创建了一家“空壳”公司,从其父亲的金融帝国吸金

唐纳德·特朗普成立了一家名为“All County Building Supply&Maintenance”的公司。表面上,这是弗雷德·特朗普地产帝国的代理商,但实际上,它只是一个“空壳”公司,为特朗普和其兄弟姐妹们从其父亲那里获取现金,提供免税庇护。

9)特朗普父母大幅低估他们的遗产价值,从而避免了数亿美元的赠予税

特朗普父母通过所创建的两个成年人保留年金信托(GRAT)向其子女转让财产所有权。GRAT可以使子女继承遗产时避免缴纳55%的遗产税,但仍需按资产价值支付赠予税。但这两个GRAT名下的资产,被严重低估。该报指出,弗雷德·特朗普1995年的赠予税申报表显示,其GRAT中的25个公寓大楼和其他房产价值仅为4140万美元,而2004年,银行对这些资产的估值接近9亿美元。

10) 弗雷德·特朗普去世之后,他的金融帝国最值钱的资产竟然是来自其儿子的欠款

弗雷德·特朗普于1999年6月去世,享年93岁,他的大部分资产已经无迹可寻。他的遗产申报表中价值最高的单项竟然是价值1.03亿美元的唐纳德·特朗普的欠款。这是唐纳德·特朗普在弗雷德·特朗普去世前一年,向其父借的钱。而其他遗产项目的价值,同样在报税表中被严重低估。

11)弗雷德·特朗普的地产帝国被贱价出售,唐纳德·特朗普赚得盆满钵满

2003年,唐纳德·特朗普再度陷入财务困境,于是设计出售其父本来希望永远不要离开其家族的地产帝国。这笔交易于2004年完成,唐纳德·特朗普得到了1.773亿美元,相当于今天的2.362亿美元。但事实又证明,当时银行对该帝国的估值远超其售价。

张梅 本文来源:华尔街见闻 责任编辑:张梅_NF2100
Copyright © 2012-2018 人人彩票专做彩票的娱乐平台 琼ICP备32165498号 咨询热线:029-66889777